电视资讯

倘若我的记忆里没有你请你对我好一点让我能够想起你

2019-11-08 22:27:1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倘若我的记忆里没有你请你对我好一点让我能够想起你

作品名称:《谁拿错爱共此生》

作者:锦夏温婉

首发:云雀书院

心话君说:

作品《谁拿错爱共此生》既定的框架来说是非常不错的,从开篇就拥有非常多的悬念设置,而作者的笔力当真是入木三分,可以说,将男女主的心理塑造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地步,整体剧情看起来更有实质化的立体感,可以说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

正文

1

夜色撩人,很适合那些耐不住寂寞的人蠢蠢欲动。

摩根凯利大厦,三层,轮回酒吧。

一群富二代正随着靡靡之音摇摆着腰肢,各显其能的想要钓到今晚的猎物,打算打响新年伊始的第一‘炮’。

角落卡座里,男人慵懒着姿态,两只手搭在沙发背上,怀里依偎着一个妆容精致、笑靥如花的女人,只见女人穿着一条上遮不住胸口、下挡不住大腿的紧身红裙,说话声音尽是讨好,还故意用大腿不停的摩擦男人的腿根。

“亲爱的,谢谢你为我包下整间酒吧,你看我们已经订婚了,今晚要不要跟我……”

女人嗲声嗲气,撒娇时的小表情足以用极品来形容,尤其是她那只带着订婚戒指的小手,早已伸进男人的衬衫,极具挑逗的抚摸着。

男人显然是喝醉了,长时间的禁欲让他在这一刻犹如火山爆发,他一把攥住了女人的手,目光里写满了无法把持的欲望。

得到男人的默许,女人的动作更加肆无忌惮,然而就在她心花怒放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,被她压在身下的男人忽地站起身,不顾众多来宾以及刚刚上任的未婚妻就往外走,边走边掏出手机调出一串电话号码拨了出去……

同样是摩根凯利大厦,二十六层。

相比于楼下的喧嚣,这里的安静有种长夜漫漫的寂寞。

刘沐瑶坐在浴缸里艰难的移动起来,终于蹭到放水口,直到浴缸里的水全都放净了,她才拿起花洒开始冲洗身上残留的泡沫,其实洗澡的工作完全可以交给护工的,可她不习惯让人伺候。

足足折腾了半个小时,她才擦拭干净,一想到偌大的房子里就只有她自己,再加上已经到了睡觉时间,她干脆将睡衣搭在轮椅扶手上,仅穿着小裤裤就摇着轮椅出了浴室。

才刚行进到客厅位置,玄关处就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,她在心里匪夷了一下,难道是护理她的张阿姨走的时候忘拿了什么东西?

刘沐瑶快速拿起扶手上的睡衣,背对着房门开始系纽扣,她的腿仅有轻微的知觉,穿裤子要花比常人多三倍的时间,情急之下只能拿过沙发垫抱在怀里遮掩裸露的下身。

“嗤,没想到你比我还心急,已经洗好了等着我吗?”男人酒醉微醺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里响起。

刘沐瑶吃惊的回过头,被他调侃的脸红,“你在说什么啊,我才没有等着你呢!不过你今晚怎么到我这里来了?”

肖铭泽踢掉脚上的鞋子,慵懒的扯掉脖子上的领带丢到一旁,摇晃着步伐朝她走过去。

“这是我的房子,你是我的女人,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。怎么,你有意见?”

刘沐瑶皱了皱眉头,总觉得今晚的肖铭泽有些非比寻常,她凑近闻了闻,眉头皱得更深了,“你喝酒了?”

话音刚落,刘沐瑶便天旋地转了一圈,紧接着肖铭泽苍劲有力的双手狠狠的抓住她的肩膀,连带着轮椅一同抵在了墙上。

一瞬间浓重的酒气从肖铭泽身上散发出来,呛得刘沐瑶仅是闻着都觉得醉了,她刚想质问,整张嘴就被塞满了,对,是塞满,根本连蜻蜓点水的那个过程都没有,长驱直入的闯了进去,好似钓鱼的钩子一样,勾着她的拉扯纠缠。

刘沐瑶惊得瞳孔瞪大,本能的用舌尖往外推他,却完全捍卫不了唇齿里的领土,她的两只手死死的攥着他的衣服,呜呜着,因为缺氧眼泪都要气出来了,她没记忆,所以这对她来说是初吻啊,然而眼前的男人根本就没有顾虑到这一点,连个适应的机会都不给她,就这么横冲直撞的狼吻起来,并且一点浪漫气息都没有,只有辣眼睛的酒气。

不知纠缠了多久,肖铭泽才好心的放过了她的嘴唇,语调邪魅的问,“怎么样?有感觉吗?有没有勾起你的记忆?你以前回应起来可是很热情的,比宁美慧不知道奔放了多少倍。”

刘沐瑶满心委屈,气哼哼的用手背擦了下嘴,心里又羞又恼,“你不是答应过我在我没恢复记忆之前不会碰我吗?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?”

顿了四五秒钟,她的眉头忽地皱起,迎上他那双迷醉的眼睛,后知后觉的问道,“宁美慧是谁?为什么拿我跟她比?你不会是背着我养了情人吧?”

肖铭泽眼中的神色有一瞬的心疼,然而一想到他曾遭遇过的背叛,就不得不让他竖起浑身的刺,“情人?怎么可能?我刚刚才在楼下酒店跟她举行订婚仪式,本来她还邀请我跟她过夜。不过……近水楼台,还是拿你解渴比较快捷!”

言简意赅的几句回答,好似一道闷雷劈在她的身上。

刘沐瑶有种做恶梦的错觉,不是这样的啊,她是失去了记忆,可她有看过车祸之前写的日记啊,日记里的肖铭泽不是这样的,日记里的肖铭泽溺水三千只取她这一瓢,还有他们在一起时的每一张照片都透露着甜蜜……

肖铭泽完全不在意她那愈渐惨白的脸色,手指点在她的眉心处,笑容邪肆一副瞧不起她的姿态,“为什么皱眉,我订婚你应该替我高兴才对,过去我们在一起时,宁美慧可是很大方的祝福我们来着,你啊,应该多跟她学学!”

刘沐瑶狠狠咬了一下嘴唇,强势的压下哽在喉咙间的酸楚,以前她是什么性格的人她不知道,而现在,她是个绝对不会委曲求全的人。

刘沐瑶一把拍开肖铭泽的手,摇着轮椅快速朝卧室移去,拉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个旅行袋,故作倔强的说道,“既然已经订婚了,还跑来前女友身边干什么,况且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,你跟什么人结婚跟我无关!”

装好衣物,刘沐瑶将旅行袋挂在轮椅扶手上,翻出手机找到一个名为董嘉琪的电话号码,据日记记载,这个董嘉琪是她大学室友兼闺蜜,联系她的话肯定能得到援助。

肖铭泽两手环胸的靠在门框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如同小丑般坐在轮椅上的刘沐瑶,他在心里恶狠狠的呐喊着,对,这就是他想要的以牙还牙,从始至终都是她先对不起他的,所以这是她应得的惩罚!

刘沐瑶拼命的压抑下那种想哭的冲动,拨通电话,“喂,董嘉琪吗?什么,你是她男朋友许世博……”

许世博三个字一出口,肖铭泽就跟疯子似的抢过手机暴躁的砸在了地上,下一秒她怀里的沙发垫也被摔在了墙上,紧接着肖铭泽抓着轮椅扶手将她甩到了窗下。

笑声变得阴森起来,“还真是水性杨花啊,失忆了还知道勾引那个男人?”

刘沐瑶心惊胆战的看着眼前失控的男人,如果她的腿能更有力气的话,此刻她一定会狠狠的踢开他,而她就仿佛一尾砧板上的鱼,只能一动不动的坐在轮椅上,任由他的疯狂。

眼见着他的手朝她伸过来,刘沐瑶使出全力的挥手拍开,“肖铭泽,你耍什么酒疯?别以为我失忆了就可以信口胡言,我怎么就水性杨花了,我怎么就勾引男人了?你把话给我说清楚!”

“你特么的还不承认,明明是个婊子却在我面前立牌坊!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们干的那些事儿?钱,你跟我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钱吗?”

说话间肖铭泽掏出皮夹子,将里面的现金、卡、甚至是身份证一股脑的掏了出来,砸在了刘沐瑶的脸上,随即一把揪住她的衣领,将她大半个身子从轮椅上提起。

肖铭泽的力道很大,那些现金和卡砸得刘沐瑶鼻子酸痛,此刻揪着她的衣领更是勒得她喘不过气。

刘沐瑶咳嗽几声,憋得脸色通红,抓起扶手上的旅行袋兜头就朝肖铭泽的脑袋砸去,趁他躲避的间隙抓紧轮椅车轮使劲转动,想要逃开失去理智的男人。

刘沐瑶一边拼劲全力的朝客厅移动一边反驳,“别以为我失忆了,你就可以污蔑我,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这种人?肖铭泽,你要是嫌我累赘就直说,少往我头上乱扣罪名!”

肖铭泽皱了下眉头,觉得车祸之后的刘沐瑶性格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,不过他现在的理智早就不允许他去细想这些,只要一想到刚刚刘沐瑶念出的‘许世博’三个字,他的整条脑神经都要爆裂了!

肖铭泽疾步追上刘沐瑶,反转轮椅,之前在楼下已经被宁美慧挑起了浓浓的欲望,而此刻他对刘沐瑶不仅仅是欲望这么简单!

肖铭泽近在咫尺的抵着她,一只腿跪在了她的两腿间,弯曲的膝盖密不可分的顶着她的腿心处,一只手便掌控了她那巴掌大的脸。

刘沐瑶一惊,垂下视线朝知觉微弱的大腿看去,肖铭泽的另一只手居然肆无忌惮的抚摸着,已经粗鲁的扯住了她的裤裤边缘。

“你想干嘛?滚开,别碰我?”刘沐瑶手脚并用的反抗,可她的那双腿使出的力气实在是太微弱了,仅是抬起来一厘米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。

2

肖铭泽酒醉的笑容里夹杂着少许自嘲,“我碰你你就让我滚?那个男人就可以随便碰你,对吗?警告你,不要触及我的底线,最好给我乖乖的,待会儿我还能轻点!”

“呸,肖铭泽,我是个残疾人,况且医生说我不可以做这种事情,你要是敢,我、我铁定告你!”刘沐瑶阻止不了他那只在她身上四处点火的手,只得一把抓住捏在她脸的那只,低头就是一口。

没想到被咬怒的肖铭泽一把扯过沙发一角的睡裤,将她那两只碍事的手背到轮椅后面绑了个结实,“上来之前我刚给你的主治医生打过电话,他说你已经可以了,怎么,已经被我睡过三年的身体,出了车祸就不适应了?你不是一直想要找回记忆吗?没准被我抱过,记忆就回来了!”

这下刘沐瑶是真的毫无缚鸡之力了,只能用眼睛死死的瞪着他,“丢失的记忆我会自己找回来的,不,如果记忆里都是这样的你,我宁愿想不起来!”

肖铭泽再度俯身贴近,嘴角的笑有些苦,“不想想起来是么?因为心虚?还是因为愧疚?刘沐瑶,你是不是一直在跟我装?其实你根本就没失忆吧?”

话音刚落,他便不费吹灰之力的除去两人之间的阻碍,不顾刘沐瑶的尖叫和大骂,将她那两条知觉薄弱的腿分别架在了轮椅扶手上。

当看到刘沐瑶那两条瘦弱成皮包骨的腿时,他的视线别开一下,并非嫌弃,而是觉得沧桑无力,然而他心里深埋的那道疤并未因此就能得到救赎。

他将喉间涌现的酸楚压下,言语轻佻的侮辱道,“没想到轮椅还有这种好处,睡过这么多次,还从没用过这种新花样,刘沐瑶,真想知道你跟别的男人风流的时候都是怎样的放荡!”

字字轻蔑句句诛心,刘沐瑶不知道这些究竟是肖铭泽酒醉的疯话,还是有证可循。车祸之前的她究竟是哪种人,肖铭泽又是哪种人,为什么原本两情相悦的人,此刻变成了相爱相杀的状态。

“肖铭泽,你不能这样对待我,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?况且你现在已经有未婚妻了,你不能做出背叛你未婚妻的事情!”

肖铭泽就好像听不见她说话似的,两只胳膊撑在轮椅扶手上,压低身体找准中心点狠狠抵住,完全没有任何温柔的前戏。

刘沐瑶瞬间惊大了双眼,“痛、不要,滚开……”

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门铃突然被按响,紧接着门外传来了女人的声音。

刘沐瑶有种得救的感觉,连忙回应,“报警,麻烦你帮我报……”

肖铭泽烦躁的捂住她的嘴,贴着她的耳朵问道,“难道你想让我的未婚妻参观我们的现场直播?”

刘沐瑶有点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,只见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,然后指了指门口,“你听!”

“铭泽,你在里面吗?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,你怎么可以丢下我跑来其他女人身边!”

见按门铃没人应,门外的女人改成用手敲门,“铭泽,我知道你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,我不反对你照顾她,可是人家都已经订好了龙之梦的浪漫主题套房了,是想跟你……”

女人越说声音越小,似乎在不好意思。

肖铭泽一脸炫耀的凑到刘沐瑶面前,叼着她的下唇瓣含糊的说道,“听见了吗?我未婚妻,今后你也要大度点,乖乖的,只伺候我一个人,我会给你跟她相同的待遇的!”

这是什么鬼话?居然让她跟其他女人一起伺候他。就算他不要脸,她还要呢!

刘沐瑶一扭头,将嘴唇从肖铭泽唇齿间夺出,“做梦!你现在马上滚,我会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不报警的,否则……”

“呵呵,报警,好啊,去报啊,知道告我的下场吗?门外的女人不仅不会怪我,还会帮我手撕了你!”

刘沐瑶狠狠咬着后牙根,该死的,以为这样她就会妥协吗?

既然硬的不行、反抗又无果,那她就只能装可怜了,她将眼睛瞪得大大的,不多时眼中就凝结出一层水雾,一眨眼两行泪水就流了出来,一张小脸看起来楚楚可怜。

“铭泽,为什么我们要变成这样呢?我不知道以前曾做错过什么,可你就不能原谅我吗?你真的希望我变成那种被人唾弃的小三?铭泽……”

肖铭泽有一瞬间的动容,因为以前的刘沐瑶从来没用过这种凄楚的表情恳求他的原谅,只是,一想到这个女人的可恨,他的理智一瞬间就崩盘了,闭着眼睛狠狠一送,长驱直入,直奔最深......

倘若我的记忆里没有你请你对我好一点让我能够想起你

植物伟哥副作用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图

印度油

伟哥真假识别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